關於部落格
用清澈冷漠不帶感情不與人深交的雙眼記錄下所見
  • 1574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非子”說難”的解釋

 

一、

  昔者鄭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娛其意。
  因問於群臣:「吾欲用兵,誰可伐者?」
  大夫關其思對曰:「胡可伐。」
  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國也,子言伐之何也?」
  胡君聞之,以鄭為親己,遂不備鄭,鄭人襲胡,取之。

  從前,鄭武公想要討伐胡國,
  故意先把女兒嫁給胡國的君主當妻子,以取悅他的心意。
  不久後他問臣子們:我想對外用兵,有哪一國可以攻打的?
  大夫關其思回答說:可以攻打胡國。
  鄭武公氣得殺了關其思,說:
  胡國,是與我國有婚姻關係的兄弟邦國,你說攻打是甚麼意思?
  胡國的君主聽說了這件事,認為鄭國與己相親,
  就對鄭國沒有防備,而鄭國趁其不備,奇襲胡國,就把胡滅了。

  宋有富人,天雨牆壞,其子曰:「不築,必將有盜。」
  其鄰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宋國有個富有的人,牆壁因天雨而損壞了,他的兒子說:
  若不把牆修好,必有盜賊來犯。
  鄰家的父親也如此說。晚上,果然來了偷兒,大失財寶,
  富人一家,都誇耀富人的兒子聰明,卻反而懷疑鄰家的父親。

  此二人說者皆當矣,厚者為戮,薄者見疑,
  則非知之難也,處知則難也。
  故繞朝之言當矣,其為聖人於晉,而為戮於秦也。此不可不察。

  關其思與鄰人之父所說的,都是正確的,
  但嚴重的惹來殺身之禍,輕微的被猜疑,
  如此可見,不是知道事情真理有所難處,
  而是知道之後,如何採取適當的態度才是真難。
  所以,秦國大夫繞朝的話是正確的,他在晉國被視作聖人,
  到了秦國卻被殺害。這不可不去省察它。


  二、

  昔者彌子瑕有寵於衛君。衛國之法,竊駕君車者罪刖。
  彌子瑕母病,人閒往夜告彌子,彌子矯駕君車以出,
  君聞而賢之曰:「孝哉,為母之故,忘其刖罪。」

  從前,彌子瑕受盡衛靈公的寵愛。
  衛國的法律,私駕君主的車子,要受斷足之刑。
  彌子瑕的母親生病了,家人連夜前來告訴彌子瑕,
  於是彌子瑕偽稱衛君之令,駕了衛君的車出去,
  衛君聽聞此事,反而尊崇彌子瑕,說:
  真是孝順呀,為了母親的病,而忘了斷足之刑。

  異日,與君遊於果園,食桃而甘,不盡,以其半啗君,
  君曰:「愛我哉,忘其口味,以啗寡人。」
  及彌子色衰愛弛,得罪於君,君曰:
  「是固嘗矯駕吾車,又嘗啗我以餘桃。」

  他日,彌子瑕與衛君在果園遊憩,吃了桃子覺得味道甘美,
  就不吃完它,把剩下的一半給衛君吃,
  衛君說:彌子瑕真是愛我呀,忘了自己的口腹享受,
  把好吃的桃子分我吃。(此即為成語斷袖分桃的由來之一)
  等到彌子瑕容色衰老,衛君對他的寵愛日漸鬆疏,
  他得罪了衛君,衛君便說:
  彌子瑕曾偽稱我的命令,私駕我的車子,
  又曾把吃剩下的桃子分給我。

  故彌子之行未變於初也,
  而以前之所以見賢,而後獲罪者,愛憎之變也。
  故有愛於主則智當而加親,有憎於主則智不當見罪而加疏。
  故諫說談論之士,不可不察愛憎之主而後說焉。

  所以,彌子瑕的行為,與先前並無二致,
  但是之前被衛君稱孝,後來反被怪罪,
  這是衛君心中喜愛與憎惡的變化。
  所以,當被其主所寵愛的時候,
  其才智都能夠合於其主,並且更加親近;
  當被其主所憎惡的時候,那麼其才智便不合於主上,
  反而被怪罪與疏遠了。
  是以勸告別人改正錯誤、言談議論的人,
  不可以不省察主上的愛惡,然後再去建言。

  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
  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
  人主亦有逆鱗,說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則幾矣。

  龍這種動物,溫馴時可以戲玩並騎在牠的身上,
  然而牠的喉下有直徑一尺的倒生鱗片,
  若有人觸犯了它,牠就一定會殺害人。
  為人主子的,也同樣有這樣的東西,
  建言者能夠不去觸犯到主人的逆鱗,便差不多可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