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用清澈冷漠不帶感情不與人深交的雙眼記錄下所見
  • 159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s


.
  

  
  一如往常的,客棧的生意好的不得了,也不知道客人是因為看到店裡有俊俏的掌櫃和楚先生才進來的,還是累了才進來的。我是覺得是前者啦,誰讓他們一個個都巴著掌櫃和楚先生不放,不過,管他是哪個,只要有錢賺就好,到底是怎麼都和我這小打雜的沒干係。

  坐在客棧外、靠著牆坐著,享受著片刻的寧靜,一抹黑影突地從我眼前走過。嚇了我一跳,這年頭的人都怕被誤認是那天下第一變態強盜而死的不明不白因此不再穿黑衣,沒想到有人不怕啊,不過這驚嚇還不如之後的。

  向來以懶著稱的掌櫃竟然從棧內奔出,衝向那黑影。

  「阿威威──」

  平素冷靜的掌櫃不顧形象的巴在黑先生身上的舉動嚇壞了大家,只有楚先生一個人氣定神閒的砌著茶。
  
  「別碰我,滾。」

  那位黑先生冷淡的、不帶感情的回應讓『掌櫃後援會』氣瘋了,一個個氣憤的想衝上去痛扁那不知福的渾帳。
  
  「都坐下。」楚先生慢條斯里的從座位站起。

  「楚先生!」

  「不想死的就回位子做自己的事,」掌櫃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仍舊維持原本姿勢的掌櫃雲淡風輕的說,「小絕,幫忙去把最裡邊兒的桌子整理整理。」

  「喔,知道了。」每次就只會使喚人。

  悲慘的撐起因為坐太久顯的有些僵硬的腿,走進栈內,到廚房拿條抹布便往屏風後的桌子邁去。

  將有些灰塵的桌子用抹布擦拭乾淨,擺上茶杯,正準備去沖茶時,楚先生坐了下來--帶著在混亂中砌好的茶。

  「他就是……石陣威吧?」那個掌櫃只在我們面前提的人。

  楚先生抬起頭,「嗯,猜到了?」

  「因為太反常了。」會讓平常連動都懶的動的人會這麼大動作的,也不過幾個人,扣除掉不可能的,就剩他了;不過,楚先生似乎在為這事兒煩腦著,正想開口問楚先生在顧慮什麼的時候,楚先生先開口了,「你不會成功的,他和我們不一樣,差太多了。」

  「什麼?」

  「沒事,你去看看現在怎麼樣了。」

  「好。」我滿頭霧水的從屏風後走了出來,剛好瞧見掌櫃用一種看很奇特的方法把一直不肯進來的黑先生──石陣威打暈。

  「小絕,幫我一下。」掌櫃下手前略遲疑的神情一閃而逝,雖然很短暫,但我還是看到了。我想,不只我有注意到,那群一直喧嘩的客人也發現了,全都安靜下來,有些人的下巴還掉了下來。也對,大家反應會這麼大也不奇怪,連我認識掌櫃到現在,我也從沒見過掌櫃對任何事猶豫──包括楚先生。
 
 走了過去,掌櫃不似從前處理喝醉的朋友那般把他直接扔向我,反倒小心翼翼的和我把他扶到桌旁。楚先生早準備好茶,見掌櫃一坐下便將茶遞給他。掌櫃接過茶含了口在嘴裡,對著石鎮威的嘴餵了下去──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掌櫃特別要我收拾這張桌子了。

  「你搞什麼?!」一聲怒吼,伴隨而來的是掌櫃快活的笑語,「呵呵呵,當然是把你叫醒啊──」
  
  石鎮威的臉終於有了些表情,憤怒的他看起來……很俊,和一開始見到的那張很平凡的臉差很多。

  「呵呵呵呵……小絕發現了啊?」掌櫃笑容滿面的坐在石鎮威旁邊的凳子上,身子晃阿晃的,活像隻吃到葡萄的狐狸。

  一直靜靜的楚先生看著掌櫃,「你怎麼想到用這招的?真是敗給你了。」

  「昨天看你和,哇啊啊──」掌櫃話說一半便被楚先生轉媚的眼神嚇到,也難怪啦,上回我看到那眼神後,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呵,呵呵,阿然後就想到這招啦!」

  被晾在旁邊的石鎮威還沒從被侵犯的憤怒中逃脫,看著他因憤怒而變得引人注目的臉讓我發現一件事……掌櫃是不是故意惹他生氣的啊?但是……為什麼?

  「算了,我要走了,你別再煩我。」

  在我還在想到底掌櫃的目的是什麼的時候,石鎮威不帶一絲憤怒的話驚醒了沉迷在其中的我。既然石鎮威脫離了憤怒的掌控,冷靜奪回了主控權,這表示……他又變回去平凡無奇的樣子了?

  「阿威威,你變醜了喔!」「馮子卿,我不喜歡打女人,請妳不要逼我。」

  看著石鎮威把黏在他身上的掌櫃推開,而掌櫃又努力的找空隙黏上去,這一來一往讓我發現了一件事……

  「阿威威你很無情耶──」趁機在石鎮威臉上親了口,掌櫃躲到一點都不受影響的楚先生身後,「雲兒,你說對不對?」

  「別把我扯進去,自己解決。」楚先生簡潔的回了掌櫃,一抬手便把掌櫃從身後推了出去,「石鎮威,要還是不要是你自己要決定的,願不願意相信就看你自己。」

  把楚先生的話和我剛剛所發現的比了比,掌櫃的目的似乎是……

  「是嗎?」石鎮威淡淡的掃了楚先生一眼,「那我要走了,看好她,別讓她追上來。」

  「喂喂喂喂喂──」掌櫃不滿的抗議著,「不行,不是你留下來就是我們一起去。」

  「不,我們又沒有關係,更何況男女授受不親。」

  「你是我的朋友,所以不是沒有關係。」

  「朋友?」石鎮威一臉好笑的看著掌櫃,「朋友能幹麻?吃嗎?還是會替我擋刀?多一個人,就多一個累贅。」

  我看了看掌櫃和石鎮威,劍拔弩張的情況讓我渾身不舒服,「那個……石、石先生,」

  「石鎮威,」

  「喔,那個,石鎮威,聽楚先生說,當初我因為全身多處撕裂傷、心臟也被抓破,就是小卿用她的心救了我,雖然那時候我們還不認識、也不是朋友……」

  「聽你這麼說,馮子卿的心臟是會重生的了?」

  「不只心臟,是所有的。」我還記得那天我的手我的腿全部破碎到沒法修復,是掌櫃把他的給我才救了我。

  楚先生低著頭,掌櫃站在他旁邊看著他,他們沒有一點反應的靜靜聽著我說,很詭異的情況……

  「他的意思是就算我們不是朋友你也會幫我,是嗎,馮子卿?」

  石鎮威淡淡的笑著說,掌櫃轉向他,沒有一絲表情。

  「這樣的話,你可以不再纏著我吧?」石鎮威說完,慢慢的轉過身,往棧外走去。

  楚先生抬起頭,看著掌櫃,「我告訴過你了。」

  「本來會成功的,都是小絕……」

  「就算他沒有說,石鎮威也會離開,他的心,只為她敞開。」

  「我又沒有要他做我的情人,我只是要和他做朋友!」

  「不管是什麼身分,他都不會為你卸下,就算只是朋友,他也不要。我警告過你,他和我們是不同的人。」



  果然……是這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